曲肆_Yusir

感谢关注。

〖黑遍全联盟〗这个药庙药吃枣药丸

ooc避雷
算是第二弹。


天下第一帅黄少天的后援会


黄少天:今天轮到我了,王杰希啊王杰希,你还是差了点啊今天你们都是我的后援会哦~不准欺负我

王杰希:上天啊我有点不明白,我哪欺负过你??

黄少天:你看??你还叫我上天你什么意思啊你就是欺负我,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满面春风得意洋洋洒洒的名字被你叫错,你是有多大的罪过??


王杰希:哦。


王杰希:手癌



黄少天:我去去去去去你什么意思啊你手癌你还这么理直气壮???



王杰希:理直气壮.jpg



黄少天:……



黄少天:辣鸡王杰希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



方士谦:不好意思我们小队长不辣


方士谦:很甜的.



喻文州:^_^我家少天也是。


黄少天:……


王杰希:……


卢瀚文:前辈们在聊什么?


郑轩:他们在聊王队辣不辣的问题


卢瀚文:是吗?!那王杰希前辈到底辣不辣?


刘小别:……


卢瀚文:咦方神说前辈是甜的诶


刘小别:小鬼你不是要pk

卢瀚文:走啊走啊!!!!!


徐景熙:❔


郑轩:压力山大啊


王杰希:呕呕呕.jpg


方士谦:小队长x


王杰希:呕呕呕.jpg


黄少天:替方神续一秒


喻文州:不能养苟喔。少天^_^

黄少天:好好好队长,你把颜文字收回去这么表情好可怕啊我不喜欢……看着怪恐怖的



喻文州:嗯


王杰希:……


王杰希:^_^


高英杰:^_^



刘小别:^_^



许斌:^_^


方士谦:^_^



袁柏清:^_^



黄少天:………………………………………………


喻文州:噗


黄少天:队长!!!!!!!!!!!!!!


喻文州:^_^



黄少天:……!!!!!!!!!!!!!队长你不爱我了!!!!!!!!!

〖喻黄〗拐角

拙笔。



转变来的太突然。


魏琛走了。狭窄的房子忽然变的宽阔了。家里只剩下了十五岁的喻文州和七岁的黄少8天,原本还算美满的家庭在这一瞬间支离破碎。


邻居按照魏琛走的时候留下的话把喻文州和黄少天送到了孤儿院。

原本就该去那里,只是在一个好心人的收留下过了几年好日子。黄少天已经哭累了。倒也不是怪魏琛把他们扔下,毕竟他这几年苦楚的生活,就是为了养活他们。他只是怪魏琛没有告诉他就离开了。

喻文州从魏琛离开时就一直沉默不语。

黄少天往他怀里靠了靠,伸出稚嫩的小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脸,酸涩的声音缓慢的响起,“文州哥哥,你不要害难过。”

他的手停滞了一会,思考了一会才说。“难过的话可以哭出来,会好受一些的。”


喻文州青涩的脸上闪过一丝隐忍的苦涩。低头看了眼黄少天,手慢慢抚上了他的背,安慰般的拍了拍。


说不难过是假的。喻文州此时此刻也不知道说什么,将黄少天搂入怀中,揉着他细软的头发。


他们都是弃婴,有名有姓却无父母。


当初魏琛先捡到了喻文州,大冬天的身上就盖了一件单薄的衣服。魏琛无妻无儿女,虽然平时爱刁难人,不肯让自己受一点委屈。但是对喻文州都是给最好的,家里一点肉都是分给喻文州。


后来在喻文州8岁的时候,魏琛把黄少天带回来了。


“嘿嘿看我今天带回来了什么?”魏琛神秘的说。

“您又带回来了个孩子?”喻文州头也不抬,帮魏琛泡了杯热茶。


“嘿你这孩子,就不能让我有点神秘感啊。”魏琛懊恼的抱紧了黄少天。“这孩子冻坏了,你去给他洗洗。”

有句话说的不错,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年仅八岁的喻文州也是能自个儿洗澡煮饭了。


家里无故多出了一个小孩,单就奶粉钱,就够魏琛吃一壶了。三十多岁了也没有工作,搬砖也搬过了到处凑钱。再这样一个艰苦的环境中又过了六年。


魏琛终于坚持不住了。他走了。喻文州和黄少天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了。魏琛也跟他们说过这件事,只是没想到这么突然这么快。


在孤儿院里办好了一系列手续,警察去考查了很多地方,过了两三天他们才终于进了孤儿院。


来到这里就要担心领养问题。


喻文州和黄少天长的好看,孤儿院里的姑娘们都喜欢和黄少天玩。喻文州总是一个人坐在树下安静的看着书。



大概是累了,靠在树下徐徐凉风吹过,暖和的阳光透过枝丫,有一点两点洒在喻文州的发丝上。


悄悄的靠近,在他的身边看着他的侧颜。懵懂的少年的情愫慢慢散发在这微风下。黄少天轻轻的用指尖戳他的脸。冰冰凉凉的触感让喻文州轻轻皱了皱眉,在半梦半醒间看到稚嫩嬉笑的脸,下一个瞬间喻文州轻轻握住了他还未来的急收回的手。“别闹。”


黄少天红着脸急忙的松开他的手,“文州哥哥,吃,吃饭了。”善于说话的人在害羞的时候口吃了,喻文州想着不禁笑出了声。


“少天,我腿有点麻,拉我起来?”盯着黄少天通红的脸忍不住起了玩心,主动捏住他的手。喻文州的话语和风融合在了一起,慢慢的送到黄少天的耳边。


黄少天没用多少力喻文州就站起来了。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才抬起头去看他。喻文州若无其事的拍了拍他的裤子,将上面的草拍了干净。走上前去拉黄少天的手,“吃饭去了?饿了吗?”


八岁的黄少天还是没能想明白什么,在人的拉扯下慢慢走向了食堂。


三四天过去了。


第一次来领养的人是一个肥胖的女人,脸上挂着一抹慈祥的笑,一眼就看中了黄少天。在黄少天话唠式的轰击下。那个女人的脸色终于变了。带着一个安安静静的小孩子回去了。


喻文州忍着笑意问黄少天为什么不愿意跟她回去。


“我不想和文州哥哥分开!文州哥哥不走我也不会走的。”


院长是个很好的人,如果你不愿意跟着走她也不会强迫你。在这样一个充满纠葛的氛围下。喻文州成年了。


孤儿院收容的年龄是未成年人。成年之后也没办法继续在这里呆着了。


喻文州想着把黄少天带走,问了院长之后她倒是没有急着回答。她问喻文州有能力养活黄少天吗?能给他一个安逸的生活吗?


答案不是肯定的。喻文州不得不走,黄少天不得不留。


黄少天与小孩们打闹成一团,倒不用担心他受委屈。喻文州只是单反面的思念。


没有手机等通讯设备,想要联系几乎是很难的。并不是说不能见面,只是喻文州要去远一点的地方。他要去奔波,然后找到自己的工作,给黄少天一个安逸的环境。


颠沛流离的生活也不是没有过,之前和魏琛住在一起也是经常帮忙做生意。喻文州八面玲珑,做任何事都很圆滑。才十几岁就能跟着魏琛一起忽悠人了。


黄少天嘴皮子也利索,再加上又只有几岁,可爱的模样更不忍心让人拒绝。



生活所迫,什么没干过。


喻文州应聘了售货员。长的好看面上带笑顾客满意。自然也混的如鱼得水。


黄少天与他刻意的疏离让他有些在意。拉着他到树底下。喻文州蹲下看着黄少天,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


“少天是不是怪我没有把你带走?”


黄少天闷哼一声,摇了摇头。


“我记得少天以前很喜欢跟文州哥哥说话的。怎么啦,分开了几天就不跟文州哥哥说话了?”

“没有……”

“那少天可不要对我隐瞒哦,有什么话就说。”

黄少天的脸色突然难堪了起来。许久他才拉起喻文州的右手的食指,轻轻的说。

“他们说我是同性恋。”

喻文州感觉血液忽的凉了,看向黄少天的视线也颤抖了半分。“那少天和我说说,你喜欢谁啊?”


“我喜欢……喜欢文州哥哥啊。”


温润的笑意悄悄散发在风中,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肩。“不是啊少天。那是不是像对哥哥一样的喜欢?”


年纪轻轻的黄少天微微一愣,目光呆滞了一会,才坚定的说,“不是。”


是喻文州先逃避了目光。小孩子坚定的目光让他有点不敢直视。他轻轻的拉起了他的手,“少天,如果你成年之后还喜欢文州哥哥,那文州哥哥就娶你,好吗?”


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十一岁的少年在风中的承诺埋在了心底。


――你说了我成年之后我还喜欢你就娶我。

――嗯。




那文州哥哥喜欢我吗?少年紧张兮兮的问。


要回答问题的人轻轻的笑了,“当然了。我最喜欢少天了。”

“我以后可以叫你文州吗?”


“可以啊。”


“文州文州文州文州文州文州!”


“嗯,少天。我在。”


黄少天成年之际,他不见了。


喻文州找了很多地方也没找到,问院长,她说被一个叫魏琛的人领走了。

“魏琛?”喻文州蹙眉。

“怎么?你认识?”

“嗯。他有没有说到哪里去?”

“好像说要离开这里,去一个大一点的城市吧。”

“我知道了。谢谢您。”



魏琛说过他要带他们去一个大的城市,他尝试着打了他以前的号码,已经停机无人接听了。


联系不到了。喻文州颓废了一下,才想起当年送他们来孤儿院的邻居。


“哟文州,长这么大了?没认出来啊。”叼着烟的男人看了喻文州一眼,眼睛里溢出些许怀念的光芒。


“叶先生,请问魏老大有没有来您这里过?”

“魏琛?他啊他去广州省城了吧。天天念叨着,也算是圆梦了?”

“真的?”

“……我看起来这么像会说假话的吗?”

喻文州无奈一阵,才抬起头回答了个是。看到叶修一脸挫败的样子不免有些好笑。“先生在我小时候捉弄我的可不少呢。”

叶修示意他坐下来,“那不是看你好欺负吗?唉别说了,少天还好哄点,你啊就难咯。”

喻文州挑眉。“难怪每次少天回来都愁眉苦脸的。”

“你也捞了不少便宜啊。那孩子挺喜欢你的。怎么,少天没跟你一起来?”

“魏老大把他带走了。”

“呵呵,看来魏琛这几年混的不错啊。”叶修叼着烟,脸上挂着一点清浅的笑意。“当年把你们送到孤儿院也是我的意思,他真的坚持不住了。”

“嗯,还是多谢了。您这几年怎么样?”喻文州轻轻的问。

“这几年啊……”叶修垂眸。“还好。”

喻文州不语。

“这么多年没见了,请您吃顿饭吧。也当是感谢当年你接济魏老大的那些钱了。”

叶修惊讶了一下,倒也没说什么。“嗯。那我可一定好好吃一顿,看你这几年,应该是混的很不错吧。”

“还行吧。”


喻文州这几年为了养活自己以后能养活黄少天,也不可谓不辛苦。从一个小小的售货员当上了总经理仅三年的时间也是够让人刮目相看了。

毕竟是时下最著名的商业街。

他给黄少天买了手机,打了几次也没打通,最后还是孤儿院院长接了电话。手机联系不到,广州省城又大。人来人往中喻文州迷茫了。

四处猜测着,喻文州这里找了去那里。

――诶你说文州找不到我了会不会着急啊,我都没有跟他说就走了。魏老大你真的是太不细心了把我手机掉在福利院了。你有不让我回去找,真是烦心啊……我好想他啊……

――你这臭小子自己不好好收拾掉了还怪我?

――不都是因为你才这样的吗?现在文州找不到我怎么办啊啊?他要是来找我们都没有一个方向。这里这么大你又不让我出去走走。要是我一转弯就看到了文州那真是太美好了。

――你怎么这么花痴?而且你以前不是叫他文州哥哥的吗?现在怎么就叫他文州了??

――略略略,魏老大你真是太迟钝了我都叫了他多久了你现在才反应过来唉真是老了老了年纪大了吧。我发花痴?我哪有发花痴明明这么理直气壮的怎么叫花痴呢嗯嗯?

――臭小子我打死你。你怎么就没记住谁的电话呢真是?

――我靠我怎么会知道我手机会掉。

――你这臭小子。等过几天吧,我要先忙完这里的生意,你文州哥我也很久没见了。

――我要自己出去看看,拜托我都成年了好吗?我不是八岁了我十八岁了。你不要总是叨叨我会走丢,我总要一个人转熟悉那啊?而且你看今天天气多好阳光灿烂春光明媚是出去游玩的好天气啊。

――……臭小子出去记得带手机早点回来。走丢了别又要我去找你。我可不是你文州哥对你这么有耐心。

――知道了知道了真是的话这么多。

有次黄少天出去玩,大白天的出去,结果晚上还没有回来,这让魏琛和喻文州着急着。

年仅5岁什么都不懂就不应该放任他乱跑。喻文州也是无可奈何,早上刚出去买了菜回来就不见了黄少天,还以为是魏琛带着出去了。结果魏琛是大晚上一个人回来。

两个人匆匆忙忙的外出去找,魏琛因为有风湿,下了雨就特别疼让魏琛走不得路。只有喻文州一个人找了他一个晚上。第二天在树丛里找到了睡着了的黄少天。

那时候喻文州全身上下都有被划伤的,还背着黄少天。一步一步的走向他们的家。

就像现在,喻文州在一个拐角处看到了黄少天。

满心疲惫的喻文州在阳光明媚的清晨,在转角处的一个回眸便看到了他。

――你说我十八岁还喜欢你你就娶我。

――嗯。

――我,我还喜欢你。

――我也是。



【黑遍全联盟】这个庙药/药庙吃枣药丸

ooc
大概有后续。

药庙内部交流群


王杰希:呵,说好的取一个名字一天,今天到我了。黄少天你闭嘴

黄少天:ummmmmmmmmmmmmmmmmmmmm哦。

黄少天:队长啊啊啊啊!!!!!@喻文州

卢瀚文:队长啊啊啊啊!!!!!

郑   轩:队长啊啊啊啊!!!!!

徐景熙:队长啊啊啊啊!!!!!

王杰希:你们蓝雨这是?搞事情???@微草全员

许斌:臣在。

刘小别:臣在。

高英杰:儿臣在。

袁柏清:儿臣在。

袁柏清撤回了一条消息。

袁柏清:臣在。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微草都是这样的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高英杰:……这表达了我们对队长的认可。

刘小别:崇敬

袁柏清:膜拜

许斌:+1s

王杰希:住嘴!水聊区不准养苟

许斌:臣知错

黄少天:哇楼上太暴力了!!!话说队长去哪了怎么还不出来( ´•̥̥̥ω•̥̥̥` )

郑轩:黄少别这样啊亚历山大

黄少天: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点错了!!!

王杰希:唉……小别以后别总是去蓝雨找卢瀚文了,遇到黄少天得被他传染成什么样

黄少天:滚滚滚滚滚滚滚蛋

卢瀚文:为什么啊???那我去找小别前辈吧!@刘小别

王杰希:黄少天,你让我滚,你是不是崇拜我啊。

刘小别回复卢瀚文:小窗。

黄少天:???

黄少天:我去你的吧我叫你滚怎么就崇拜你了啊???王杰希你是不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王杰希:哼,看来你是太崇拜我了吧。我知道的,不用太自卑

黄少天:无fu*k可说.jpg

王杰希:唉算了算了,就当我不知道

黄少天:……队长!!!!!!!

黄少天:终极奥义
          大兄弟上天不。.jpg

喻文州:上。

王杰希:……

王杰希:妈的死gay.jpg

喻文州:和善的笑容.jpg

王杰希:召唤方士谦!

方士谦:小的在!您有何吩咐?

王杰希:怼他们!

郑轩:压力山大啊

徐景熙:压力山大啊


刘小别:替卢瀚文说一句:压力山大啊。








【喻黄】醉酒

点文x不知道在写啥x @玖叶
拙笔见谅x

START

热闹着的人群中,黄少天漠视着眼前发生的。

他人看来满目柔情的画面下黄少天轻轻的起身,在他人诧异的目光中走了出去。喻文州的动作僵在了黄少天转身变脸的那一刻。

来到与外边格格不入的地方黄少天才深吸一口气,他开始整理他的衣装。他扭开水将冰冷的水洒在自己脸上,刺痛的感受就像他此时满是冷落的心一般凄凉。

他有很多种理由去拒绝这场见面会。

谁知在喻文州眼神的注视下黄少天噬魂般的点了头。

折磨了他近一个星期的事也算尘埃落定。有无数种理由去对待这件事。最后他攥紧手,笑着对喻文州说要帮他鉴定女朋友。

他人满意的目光中,黄少天彻底崩溃了。喻文州的女朋友在举手投足间都有着大家闺秀般的气质。不知是不是敏感,在无意间抬眸中瞥见人的眼神中带着嘲讽般的微笑。

狼狈不堪啊,黄少天指间轻轻滑动,水缓缓的流入水池中,冰冰凉凉的水落在手心中,却似冷入了心底。

又狠狠地洗了一把脸,才不慌不忙的在没有一人的厕所中伸了个懒腰。眼神却又是在手放下的那一刻微微变了。

对着镜子他抬手将衣领整理好,在他存着的那点小心思中又愣了会神。他瞥见外面黑夜月光倾洒在枝丫上,似乎心情又在这朦胧的月光中稍微明亮了些。

才在一呼一吸间,慢慢的向着他走去。

喻文州幽深的眼眸中闪光一丝笑意。在偌大的房间中人的视线始终追随着一个人。黄少天。

在队友的调笑下他温润一笑,眼神也在侧身时若有若无的往黄少天身上靠去。就在喻文州端起酒杯抬眸望向黄少天时,黄少天恰好眼神看见他。

在紧张与期待中喻文州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并非对待什么事情都能平静如一。大醉一场又不是不可以,或许能酒后壮胆,在心的驱使下向最爱的人吐露心声。

而并非他所愿,在酒精散发的时刻,他反而更清醒了。喻文州拿着酒杯看着前方,忽然扬起一个温柔的微笑。不戴疏离的,眼里浸满了温柔。

或许他醉了,他在迷离恍惚中看到自己心悦的那个人朝他走来。不带一丝迟缓的。

黄少天在与喻文州视线交汇的那一秒停下了脚步。

然后他大步向前,顺着喻文州的温润的笑颜。黄少天伸手想去触碰,在他指间微凉的触感黄少天停滞了一阵,才在人的注视下将他手中的酒杯夺下。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他微微勾了勾唇,他拿起桌上那瓶红酒小酌一杯。

黄少天在喻文州迟疑的目光中将唇瓣慢慢贴在酒杯中,在喻文州慢慢变成惊异的眼光中他一口饮下。唇贝中的酒味一呛,将胃中一股不适强压下去,把口中的酒咽了下去。

难受是有,可是还是窃喜。

黄少天希望喻文州注意到,又不希望他注意到。

在乎如其来的电话铃响后。喻文州的女朋友歉意的微笑着,在众人的疑惑的目光中在喻文州耳边轻声低语。

她含情脉脉的注视下喻文州站起来轻声询问,他的女朋友是否安全。低声议论了几句将他的女朋友送了出门,打开门消失在月色朦胧的清晖下。

黄少天默然的看着这一切。

她走了。

ktv里更疯了。难得在夏休期这么齐的聚着。喻文州开门的瞬间黄少天将头扬起靠在沙发的边际上,视线不移的看着天花板上的点点星灯。

看似星辉璀璨般的光线中有一点两点的闪烁,沙发往下一沉,才惊醒般的回头。

回眸才看到温柔似海的眼眸中一点异样的情愫,在眨眼间想要看清时消失在了他低垂的眸中。黄少天靠在沙发上的头往这边侧了侧。

昏昏沉沉的视线里他闭上眼又开始了胡思乱想。

眼前眸深似水的喻文州稍微晃了晃,在摇摇晃晃的灯光下靠近了黄少天。他也学着黄少天将头靠在沙发上。

在微弱的灯光下黄少天睁开眼看见心心念念的人的脸。在无数个期盼中他在熙攘的人群中听到他口中低声温柔的话语。

“少天。”

不过是平平常常的一声底喃在他口中说的那一刻黄少天便瞪大了眼。在弯眸温柔的注视下他轻轻低喃,情话般的应了一声再平常不过的回答。

“嗯,队长,我在。”


迷离的双眼沉寂在视线落入喻文州眼神的那一秒。微微偏移些许,黄少天冲着人群大喝了一声,拉起喻文州朝外跑了去。

他大概是疯了。也或许是醉了。

跑了许久才在微亮的路灯下停驻。微乱的发丝也不顾着整理黄少天就将视线坚定不移的望向喻文州。

长跑中干渴的发疼的嗓子里慢慢的吐露出那些自认为任性的话语。在喻文州眼里沉寂的星辰大海中泛起了惊涛骇浪。

“队长,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你一定要认真听。”

黄少天长舒了一口气,所有要说的话沉寂在口中顺着血流的方向又流向心里。到嘴边翻涌着的,还是抵不过一句,“我爱你。”

“我对你早就已经不是喜欢了,是爱。”

黄少天又紧张的看着喻文州,希求着他能说些什么。喻文州脸上更是出奇的平静。在他垂眸想笑着说那一切都是开玩笑时,喻文州轻轻搂住了他。

黄少天微微睁大了眼睛,心跳在感受到喻文州的呼吸之间越跳越快。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她是我的表姐,是来考验我喜欢的人的。”

黄少天微微一愣,把头轻轻放在喻文州的肩上。

“那还真是折磨啊。”黄少天感叹一声。

喻文州稍微搂紧了一点。

“少天。”

“嗯队长,我在。”


END.

【震惊系列4】这个联盟吃枣药丸

ooc





叶修(。´∀`)ノ:早


黄少天*٩(๑´∀`๑)ง*:.......  


韩文清< (ˉ^ˉ)> :……


韩文清< (ˉ^ˉ)> :......???


张佳乐( ˘ᵕ˘ ) ੭ ☆:我靠老韩你。。。。

张新杰(〃・ิ‿・ิ)ゞ:……


喻文州🐠:???


黄少天*٩(๑´∀`๑)ง*:卧槽搞什么一大堆男人用什么颜文字啊这么少女是要闹哪样??而且老韩你也跟着闹??


喻文州🐠:……少天。



黄少天*٩(๑´∀`๑)ง*:卧槽谁干的想干嘛啊我去!!!!!!!!!!!!!!!


叶修 (。・Д・)ノ: ʕ •ᴥ•ʔ 嗯?


黄少天*٩(๑´∀`๑)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姥爷你这是颓废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٩(๑´∀`๑)ง*:老叶。。。



张新杰(〃・ิ‿・ิ)ゞ :(*Ӧ)σ怼他



戴妍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柳非:(*Ü*)ノ☀


韩文清:无聊


唐柔:ଘ(੭ˊ꒳​ˋ)੭✧



黄少天:你们没事是吧夏休期就可以懈怠了吗不去训练在这里改名片???


恭喜黄少天获得头衔“ヾ(✿゚▽゚)ノ”



ヾ(✿゚▽゚)ノ黄少天:……



ヾ(✿゚▽゚)ノ黄少天:???你们这让我把面子往哪搁啊啊堂堂七尺男儿全被你们变成gay了



戴妍琦:有故事!接着说。




黄少天:我去你的吧我偏不说不就不说你把我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



戴妍琦:那就禁言吧。


黄少天被管理员禁言一天






喻文州:( ̄y▽ ̄)~*捂嘴偷笑



流木:队长你????



叶修:( ̄y▽ ̄)~*捂嘴偷笑




张新杰:( ̄y▽ ̄)~*捂嘴偷笑



方锐:( ̄y▽ ̄)~*捂嘴偷笑


流木:你们够了吧够了吧!有这么对我的吗?我堂堂剑圣被颜文字给禁言真是够了啊赶紧给我解了解了



王杰希:(´▽`ʃƪ)


韩文清:(๑•॒̀ ູ॒•́๑)

韩文清撤回了一条消息。

【黒遍全联盟】这个联盟吃枣药丸

ooc
没有连续性x
生日快乐x

146





逢山鬼泣:你们知道最近很火的那个“微笑狗”吗?




君莫笑:微笑……狗?




夜雨声烦:我去李轩你什么意思啊什么意思啊诚心黑我们队长是不是!要不要来pk啊pkpkp'kpkpkpk!!




逢山鬼泣:可是我,,没说喻队啊,,,?




百花缭乱:哈哈哈哈很还好还好哈哈哈哈很还好还好哈哈哈哈哈



沐雨橙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石不转:你们能不能……好好笑…





147





索克萨尔:#^_^




石不转:#^_^#




石不转:-_-#




索克萨尔:#-_-#





石不转:……






148




防风:@刘小别  卢瀚文找你pk你怎么看?




飞刀剑:……




飞刀剑:我睁大我双眼皮看→_→







149




沐雨橙风:秀秀生日快乐!



海无量:秀秀生日快乐!



鬼灯萤火:楼上,秀秀是你叫的吗?




150



世界:

夜雨声烦:0803楚云秀生日快乐!

君莫笑:0803楚云秀生日快乐!

索克萨尔:0803楚云秀生日快乐!

沐雨橙风:0803楚云秀生日快乐!

迎风布阵:0803楚云秀生日快乐!

逢山鬼泣:0803楚云秀生日快乐!

一枪穿云:0803楚云秀生日快乐!

……




――――――――――――――――――――


感谢关注x

小可爱要点文吗xx

最近吃这些cp
喻黄,莫橙,方王

欢迎点梗点cp,笔芯x

【喻黄】门当户对(下)

ooc
拙笔
架空

(下)


黄少天狠狠的喝了一杯酒。然后他在喻文州的注视下,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

喻文州一边吃了一口白斩鸡,一边看着黄少天。他想到了他们第一次来这。

黄少天把喻文州约出来,许是天公不作美,一路过这个店大雨就倾泄下来。一点一滴,好不畅快。黄少天当时似乎有点生气,拉着喻文州的手跑进了店里。

点的都是他喜欢吃的菜。


喻文州当然也知道黄少天的喜好,就随口问了一句,“不点点你爱吃的?”

谁知道对面的人咧嘴笑了笑,说“你喜欢的我就喜欢。”

时光仿佛重叠了一般。只不过这一次,两个人的心中所念都不同了。

他心心念念的不就是他想要的那个人吗?那个,喻文州。

黄少天在桌上狠狠的挣扎了几下,拿起酒杯,向着喻文州,他向前晃了晃。喻文州怕他摔倒,赶紧走到黄少天那边去。

黄少天拉了他一下, 看着喻文州刚刚张口,就吐了出来,喻文州拿纸巾一擦,把他抱到软塌上。

黄少天一个翻身把喻文州也扯了上去,他忽然睁开眼,盯着喻文州的唇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慢慢的凑了过去。

他轻声说,喻文州。

是喻文州主动吻上去的。


碰到的那一刻起,黄少天再也装不下去了。他的心跳的厉害,两人的呼吸也开始紊乱了。

喻文州说,少天,嫁我可好?

黄少天说,文州,娶我可好?


第二天一大早,喻家的聘礼就到了。黄家主母看着喻文州,有看了黄少天一眼,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


黄家主母说,“好好待他。”

黄少天的父亲始终没有说一句话,在临走前,将自己手上的玉镯摘了下来。

玉镯上有个英文单词的缩写,黄家主母说,这是当年算子给他的。那个人姓王,是个半仙。

他说命定之人到了,这个镯子便可取下。

命定之人啊,黄少天想。

人都说:

喻文州和黄少天,天生一对。

【喻黄】门当户对(中)

ooc
架空
拙笔


(中)

黄少天到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到了。


“久等了!”黄少天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声,然后才去看喻文州。他发现隔着烛光,喻文州的眼睛晦暗不明的闪烁着。

黄少天暗道不利。

不过他还是能看到喻文州脸上的那点儿笑意。虽然不是很明显的,他感觉喻文州是真心实意的开心。黄少天试探性的问喻文州,“文州,这么晚把你约出来真不好意思啊。”


黄少天似乎听到喻文州的笑声了。他又抬头去看喻文州,看到烛光倒映在他的眼睛里,很是柔和。


“少天何须在意这些虚礼。”喻文州将菜单递给他,轻声说了句。


“啊不在意不在意!对啦文州你想吃些什么!我看到这里有什么……”黄少天哈哈一笑,结果菜单随便翻了两页。


“少天想吃什么我就想吃什么。”喻文州唇角一勾,薄唇上扬,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随少天。”

“那我说吃你呢?”黄少天低头摆弄筷子,然后立刻说,“哈哈哈哈开玩笑,那我随便点了!”

喻文州看了他一会,才点了点头。


黄少天的心越跳跃快。他叫了店家小二来,点了喻文州喜欢吃的白斩鸡和其它一些。


靠,为什么是雅间啊啊啊啊啊!这样的环境怎么谈正事啊!喻文州你不要笑好不好!我心好慌啊啊啊!黄少天摆弄着筷子,低头想着。


喻文州静静的看着他。



黄少天才意识到失礼了。自己约人家出来是有正事的!黄少天才如梦初醒的抬头,看着喻文州的不知所措。



喻文州挑眉。“少天怎么了?”他那略带蛊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黄少天感觉自己有那么一瞬间的失聪。



“没没事啊。”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强颜欢笑着。


又是沉默。直到菜上齐了黄少天才看着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又去锁了门。

喻文州给他倒了小半杯红酒。

黄少天回来的时候脸有点红。看着喻文州,又拿起桌上的酒喝了一口。说实话黄少天是不能喝酒的。他喝酒,不过是为了壮胆。


先办了喻文州再说吧。他咬牙想。




【喻黄】门当户对(上)

ooc
架空

(上)

喻家有家训,找媳妇儿,必须要门当户对。


门当户对的姑娘也不少,什么苏家闺女,楚家小姐。不过这些姑娘啊,芳龄十八,不近男色,且尚无婚约。提亲的人数不胜数。


可惜这楚苏两位姑娘啊,好游山玩水。虽是姑娘家家,可人家家里家训好,只须学识渊博,其它丝毫不论。生活在这个年代,是极好的。


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皆有可能。


黄家有一子,其名为少天,人长的是极好的。眉清目秀,喜好蓝色。因其话唠而著名。虽然黄家是大家门楣,可眼下只有一独子,不免有些担心。


“少天啊,你看你都这么大了,怎么就没个正经的男儿上门来提亲呢?”黄家主母略微担忧的说,虽然面上还是一派端庄,可是看向黄少天的眼神是无比的凌厉。看到眼前人若无其事的叼着一根草,翘着个二郎腿,饶有兴味的看着杯中的茶时,又不免叹息了声。


听到叹息声黄少天才开口,“娘,你这话说的。为什么要别人来提亲呢?我看要不咱主动点,看上哪家姑娘就去提个亲吧!”


“那怎么行!你出生时我找算子算过,你这命格,一定要别的男儿上门提亲才行!”黄家主母一拍桌案,震得杯中水尽洒了一地。


黄少天一抬头看到主母脸色发青,把口中调侃的话尽数吞了进去。“那我可怎么办,没人提亲啊!难道我就要孤老终生了吗?!”


“我看你就是不争气。”黄家主母瞪了黄少天一眼。“你有没有看上的男儿?娘亲可以帮你物色物色。”


黄少天把口中的草一把抽掉,喝了一大口茶。愣是很久也没有说话。黄家主母见状,知道黄少天是在思考。


“娘亲啊,娘亲,这是不可以着急啊,孩儿这几天刚好有个晚宴,不如到时候再说?”黄少天叹了口气,捧着杯子说。


“希望到时候你可以给你父亲一个交代!”黄家主母冷哼一声,侍女便迎上来搀扶着她慢慢走了出去。


黄少天简直想哭,他到哪里去找这么一个夫君?虽然脑中始终有那么一张脸。


怎么是他啊我的娘亲诶。其实想想他也是蛮帅的,虽然没有自己帅。要不约他出来?黄少天想着,唤了一个侍女来,“你去喻府,帮我告诉喻文州,要他今天晚上出来吃饭。”


侍女应了一声就匆忙的退下了。


说来实在可笑,虽然有男儿上黄府提亲,但大多门不当户不对,且相貌不尽人意的也在大多数。这些,在黄家主母的口中,统称“不正经”。


样貌好,受不了黄家公子话唠的也多。这喻家少爷,性格温和,和黄少天又是同学。学生时代黄少天跟喻文州走的也不是很近,但是凭着黄少天的一张嘴,两人的关系也在毕业前有了飞一般进展。


进展快,但不代表喻文州会娶他,俗话说得好,三个女人一条街,这黄少天就好比三个女人。当然他不是像那些女人说人家的闲言碎语。谁会喜欢一个多话的人呢。

喻文州吗?


黄少天朝后一扬脑袋,忽然觉得有点委屈。凭什么他就不能像普通人一样婚嫁啊。飞得让人来提亲,还要门当户对自己又看得上眼的。上哪儿去找这么一个夫君啊。


黄少天胡思乱想着,渐渐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黄昏了。那侍女已经在门外候着了,黄少天一开门,侍女就行了个礼,对黄少天说:“少爷,喻少爷答应了。还说今晚在老地方等您。”


黄少天刚刚还在高兴,听到老地方这个词忽然脸色一变。老地方……不就是……玫瑰客栈吗。


靠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跟喻文州每次都是在玫瑰客栈见面???那不是,那不是情侣客栈吗?


遥想起自己第一次跟喻文州出去见面,刚好下雨,离这家客栈又进,只能到这里暂时避雨了。结果雨下了好久都没有停,身上又没有带伞,只能跟喻文州吃了点东西。


他当时怎么就没有注意到喻文州的笑容有点僵了???
也不怪他,谁叫他当时啥也没想呢……



有了一就有二,接二连三的出来,都会在那儿吃饭。不过这些时候喻文州的脸色就十分自然了。黄少天也就什么也没有注意。



后来听徐景熙说要请郑轩到玫瑰客栈吃饭才提到了这个。黄少天也没注意,就这么跟他出去吃。




黄少天觉得自己心都要跳出来了。他扫了一眼自己浑身的打扮。意识到今天是要去推销自己的,又让侍女看了看。连续找了几个侍女看了,黄少天才放心的出门。



他黄少天,是要去见他未来夫君的。不过想到喻文州那张脸他就怂了。喻文州可不是一个容易琢磨透的人。



先要稳住自己。敌不乱,我不乱。






TBC

――――――――――――――――